〈老〉

 

下午突然下了一場雨


大得連我也聽不見自己的哭聲


背、腰、膝蓋酸蝕的


我撐著挨著一輩子的命

-

 

在童年時期待成年

 

在成年時渴望童年

 

那時生命只是不斷越獄的囚犯


到頭來終究困在一個泛黃的


老祖宗老父母留下來的老舊房子

-

 

白色菌絲蔓衍著


從每顆葡萄的蒂頭開始


咬破是


腐爛的龍眼味是


腐爛的一個屍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