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鈍》 王徵

 


尋求天地間最鈍質的事物

 

再來是成為它


-

 

六腑五臟都不血腥地離開


那引以為傲的細膩


換個說法是陰險


但虛偽的再過頭也沒法子說


被愛被奪走是能旁觀的一場戲


-

 

羨慕能成長為怨


但終究可以是無動於衷的那一張皮

 

偏偏我可以那麼細膩


我能那麼陰險


在偽裝的表情間留點空間去


-

 

尋求天地間最鈍質的事物


在來世成為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