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黑線》 王徵


縱然書房裡的燈很明亮


我知道我的心很黑暗


這明亮只是令我得以反觀自己的醜陋


一切都清楚不過


溼氣的沉重和粉刺的躁動


惱怒的,想要鑽進白紙裡的世界


那裡很簡單,一條條規律的黑線活在裡面


我這麼以為


卻在另一面,被自己充滿恨意的文字砍到殘廢


這鉛筆的字跡已經停不下來了


我不敢渴求些什麼


只希望這白紙黑字的世界裡頭


沒有輪迴


再也不必重新寫些甚麼


也不用在舊的東西上面加些什麼


有種感覺在持續加深,另一種感覺正如方糖逐漸溶解


我的心,又是另一張畫滿黑線的白紙


但什麼也沒寫,都在桌上這紙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光太郎
  • 被充滿恨意的文字砍到殘廢
    我喜歡這句( ´•ω•` )

    這篇給我的感覺滿深刻的
    雖然說不出感受到什麼
  • 這種詩都是被爸媽「適當管教」後寫來發洩的
    所謂化悲憤為力量阿! wwwww

    摧玄 於 2015/03/06 23: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