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車太慢了吧,沒雨等到有雨!」駝背的老婦提著垃圾袋,

在路燈下來回地走,我抬頭看向路燈,

細細的雨滴彈跳著、零落的迴旋,大地被冷卻之後,

充滿的是萬物的生機盎然?只是人們的煩躁,

也許跟雨沒有關係,是臺北自身雜亂的重低音,

汽車喇叭,凱道上的吶喊聲,他們不知道什麼是見好就收?

這樣的聲音,遊竄後膨脹,在臺北盆地裡迷路找不到路,

不久之後,就是時機爆炸了,塵灰與人們的渴望,

揚起罩滿冷冷的城市,有人說那是一種能量,

但只是讓灰灰的臺北,更灰灰的。

 

失落反覆重來,越懦弱的人越想表現出強悍的樣子,

黑色的外套上別著陰沉的骷髏,緩緩啃咬著,

看不見的唾液流得滿身都是,懶散的假日,

失魂的遺骸踏在街上,和藹的日慈祥的雲,

空殼的人心思蕩蕩,走踏千山萬水的尋。

 

英雄好漢提起包袱,好像那就是他們的責任,

「國家的未來我們要自己把握!」

院前的扭打,人群亂成一團,

革命的鮮血..錯錯錯,那只是一部份的奪權,

顯眼的鬥爭,檯面下的分裂早晚曝光,

為什麼不早些回家呢?父母煮了你們最愛吃的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光太郎
  • 要回家了w
    差不多了
  • 連中正一都圍了,
    這該算熱血嗎他們ww

    摧玄 於 2014/04/14 21: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