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種我可以我能夠看清你們所有人的自滿,

判讀他們的所有的動作、所有的言語,

各種小團體的互相攻擊,爭鋒相對,

描寫足以擊落使之倒地的看似平穩的戲碼。

 

細細長長的思維,倒也沒人能了解我如此徹底,

原來你也可以看穿那些人在台上掩飾著的,

在台下緊密排佈的,極端陰霾,

我知道他們想掌握什麼,想要貪圖控制什麼,

你我如何低頭鎖實鎖緊封閉自我,

至少在那不堪一擊好像風平浪靜的狂浪之前。

 

戳破,也許我們在等待些什麼,

某個尖銳的事件,讓所有的注意力投注放射在那道和平的人幕之上,

到那時,沒有任何的虛華,極度爆發得以自由呼吸的力量,

他們得以立足在人際關係間走竄逃避的幕網,

隨著開戰的號角聲,殘破不堪的一敗塗地,

即使得勝,你我也都贏不了些什麼,

但其實我們本來就不想得到些什麼,

只是想大口的呼吸,在小小的教室之中,

擁擠的人幕並不會淹沒人人得以了知的真相,

不像抱怨,完全的事實膨脹,

得以完整宣洩人們的不滿,人們的哀傷,

緋色混濁的人世,明明不過只是國中的日常生活,

我已經能夠如此自滿的對人心灰心喪志,

短兵相接的問答,各種加油打氣溫馨談話親切笑鬧,

不過是一道鎖擋著你去了解背後的巧妙用心,

洞澈觀察細微動作表情,我反而有些後悔打開那鎖了,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人們卻永遠只去了解自己想了解的,

不想了結那些,早該了結的。

 

 


 

 發牢騷也是要有格調的,

不能平白無故叫別人把你的苦水給吞了~

不過寫完這篇之後,我發現其實自己挺自戀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