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寒流猛烈的撞擊台灣北部,冷的能量在一瞬間揮散在整個台北,

寒氣凝聚成霜,宛若霧氣般在枝頭上呢喃,

低溫從無止息的僵化我們的手,我們的身軀,我們的喉嚨,

其實人不是慢慢的變老的,人是在某個特定的瞬間,突然的老了,

我摸了一下人中,好像有那麼一個剎那,我長了鬍子,

我沒有停留,把手塞回暖和的口袋,

青春的滿腔熱血,在這麼一年中的這麼幾個月,稍稍隱負起來。

人們背負的太多,所以當我們沒有任何拘束的在浴室裡,

這空間,能比整個巴西要大,轉開熱水的水龍頭,

享受在那熱氣上奔騰的自由,讓溫度,撐開你的毛細孔,

毛孔裡的塵汙,心口裡的雜染,騰飛並隨著熱氣蒸發,

就像一個呆子,追著薄荷葉咆嘯,驀然間摔落懸崖,

降落在百花芬芳的神秘果香,但在此時此刻此地,

這個呆子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就算這個空間只有呆子一個人,

沒錯就是一個人,看似浮躁卻意外平靜,

水流聲帶來心靈的真正平靜,白色毛巾擦乾了身體,

雖然都市人的靈魂又回來了,但他不會忘記,

真正自由的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