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唐朝文成公主嫁入吐蕃(今西藏),

 

佛教跟著傳入吐蕃,跟著融入當地的文化,

 

起初吐蕃的佛教教義大多符合正統佛教,

 

但經日積月累的文化磨合,成為一個新的教派,

 

名為藏傳佛教,但是,在後期與印度的性力派苯教的融合之下,

 

同時吸收了中國道教中的"房中術",

 

套用佛教的名號,實質卻是雙身修法。(這個懂吧?

 

這個故事就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下,

 

 

時值宋英宗11年,此時正是黃梅時節,

 

成都城的地理位置相當的重要,

 

為連繫吐蕃各國的交易進出命脈,

 

此時夏日炎炎,諸家酒樓各各是高朋滿座,

 

[小二!來五斤烈酒、再上幾盤上等的涮羊肉。]

 

大夥本在吃酒的吃酒、嗑肉的嗑肉,

 

此時全都往店門口看,四名戴著斗笠,

 

身著大紅袈裟的吐蕃僧人走了進來、點了酒肉,

 

神態是粗魯的很,哪有半分佛門中人的樣子,

 

酒樓中其餘大多數人都是江湖莽漢,各有自己的見識,

 

倒也見怪不怪,[邪僧。]突然坐在角落的一個人突言奇語,

 

語聲不大,每個人的耳膜卻均是嗡嗡作響,

 

可見此人內力之深了,眼見此人站起身來,

 

身高七尺,面容黃瘦,一雙明眸眼神銳利如劍,

 

吐蕃僧四人站起,都是雙手合十,齊聲道;

 

[敢問施主有何見教?]

[楊家莊十一口滅門血案可是汝等所為?]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一驚,

 

楊家是梓洲數一數二的富豪門第,

 

莊主楊千白為人好善樂施,廣納五湖四海的兄弟為朋友,

 

在場有許多人都曾受其之恩,

 

幾日前聞此噩耗,每人都是哀感憂愁,

 

更可惡的是犯案的兇手殺了楊家莊十一人後,

 

莊中所有婢、妾、妻,以及莊主的千金楊憐柳,

 

全身衣物被扒的衣不蔽體,顯是糟了欺侮後才殺害,

 

但兇手犯案縝密,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官府辦案自然無從查起,成了樁奇案,

 

當下酒樓裡的大多數人都是站起身來,瞋目瞪視那四名吐蕃僧,

 

那四人臉上卻毫無懼色,為首的那名胖吐蕃僧反道:

 

[楊莊主為人和善,竟遭遇此事,那大小姐冰清玉潔,竟遭此禍害。

但施主有何憑證認是吾等所為?]

 

語調中卻是充滿著清浮,毫無半絲哀悼之意,

 

這時,人群中突然衝出一名男子,這男子拿著把戒刀,

 

揮刀便向其中一名較為消瘦的吐蕃僧砍去,嘴裡大喊著:

 

[你還我的老婆來阿...嗚.你們怎麼下的了手...]

 

卻見那瘦吐蕃僧,目中兇光暴射,

 

紅袍大袖霎時脹大了起來,突然露出十爪,

 

右手一出,那男子的戒刀碰上指爪,

 

發出[刮!]的一聲,戒刀竟是毫無招架之力,

 

上截掉落在地上,餘勁未除,那男子被逼退三步,

 

眾人心中都是驚呼:[大力鷹爪功!],眼見那瘦吐蕃僧左手又欲揮擊,

 

本在一旁悶不吭聲的小二,卻突然向前攔在那男子面前,嘴裡大喊:

 

[客官...客官,本店小本生意,這可還要繼續做阿],

 

瘦吐蕃僧卻不收招,眼見這爪子便要拍落這店小二的天靈蓋上,

 

小二手中擦桌子的布巾,突然捲天而起,纏住了那瘦吐蕃僧的左手,

 

[吐蕃邪僧也膽敢到中原來放肆!]話聲未畢,

 

右指突然點向瘦吐蕃僧胸前,

 

瘦吐蕃僧萬萬想不到一個店小二竟有此身手,胸前門戶大開,

 

店小二的右指結結實實的撞在吐蕃僧胸前壇中穴,

 

那瘦吐蕃僧登時喉頭發甜,一口鮮血按耐不住,唇齒均被染成鮮紅,

 

那小二低聲笑道:[不過如此。]

 

[小徒莫出此狂言!]忽有此強勁之聲,從酒樓門口傳進來,

 

那小二一見此人走進店來,神色十分恭謹,彎腰低聲說道:

 

[師傅!]大家打量此人,普通的跟甚麼一樣,

 

怎麼看就不會是這驚世駭俗的小二師傅,只見這人,

 

走進客店裡來,這裡瞄瞄,那裡看看,看這這裡的每一個人,

 

不知為何,所有與他眼神對上之人,心神都是一顫,

 

突然這人眼睛停在那四個吐蕃僧身上,他眼瞳似血轉紅,

 

大放異彩,有如日輪,眾人皆無法直視他的雙眼,

 

只見被盯著看的那四個吐蕃僧,一一坐地盤腿而坐,

 

適才被小二擊傷的那名吐蕃僧,頭上豆大的汗珠,

 

額頭一片青紫,臉色難看至極,突然,吐蕃僧站起,

 

又趴在地上,又站起身子,雙手雙腳亂揮,

 

一邊放聲哀嚎:[大小姐,對不起,我..嗚...咳咳,

 

是大師兄,大師兄叫我們做的...嗚...],真相盡在眼前了,

 

只見為首那名吐蕃僧,臉色趨加難看,他猛地站起身來,

 

走到那吐出真言的吐蕃僧前,運起雙掌向上握起,

 

眼見便要向那吐蕃僧天靈蓋擊落,有如日輪之眼的那人,

 

突然暴衝到那吐蕃僧之前,同時收攝了他那日輪之眼,

 

眾人心神都是一鬆,那彷彿受到蠱惑的吐蕃僧,

 

一句話都沒說了,向後仰天躺在地板上。

 

所有人全盯著為首的那名胖吐蕃僧,雖隻字未提,

 

但那吐蕃僧顯得十分無地自容,那小二師傅也悄悄的不說話,

 

餘下那兩名吐蕃僧,默默的把那瘦吐蕃僧扶起來靠在椅邊,

 

忽然,那小二師傅沉吟:[末法時節不遠矣。]

 

突然語態一轉,臉色轉紅,勃然大怒:

 

[還不快滾!]眾人耳膜重重震動,

 

只見那為首的胖吐蕃僧一言不響的正要走出門外,

 

那小二師傅卻又叫住了他:

 

[告訴你們天璇上師,吾泛明居士半年內必登室造訪。]

 

那吐蕃僧頭也不回的走了,

 

餘下兩名吐蕃僧也扶著那倒地不起的紅衣僧離去了。

 

而那泛明居士也一聲不響的走離酒樓了,

 

而眾人心下都是一驚:泛明居士..泛明?

 

眾人心下只聯想到了一個人。

 

 

十五年前,江湖上惡名昭彰的七大山寨,數天內突然一一解散了,

 

據江湖上的流言,那數日有一人自稱泛明居士,拜訪了各個山寨,

 

就這麼與各個寨主眼對眼,

 

入室說了幾句話,甚麼事也沒做就離去了,

 

但隔日寨主就宣布解散山寨,還叫每個人去找個正當的工作。

 

這時小二突然道:[各位客倌請坐,趁菜肉尚熱快吃。]

 

一人站起身子:[小二,你可不可以給我們說說,你那師傅的來歷?]

 

小二點了點頭,眾人更欲解自己心中疑問,

 

[其實我本來是鐵叉會的一個山賊,那日師傅突然登寨到訪,

 

與眾人眼神一會,大家心神都是一顫,他說要見我們寨主,

 

見他此內功不凡,我們便引領他到了我們寨主的房間,

 

小弟那時正要送茶水進去,只聽見甚麼{江湖...平亂,

 

改邪歸正..金兵..報效大宋..},突然師傅走了出來,看了我一眼,

 

就走了,而隔日寨主便宣布解散山寨,還帶了許多弟兄,

 

說要去報效大宋,好像是要去參加朝廷的招兵,

 

一些弟兄深感疑惑,心下只有那天來訪的那個人有線索可循了,

 

於是利用些人脈,我找到了師傅,師傅問:[你要不要到我門下,

 

做我的弟子?]師傅的臉色好慈祥,那眼神彷彿每刻都要看穿你似的,

 

於是我就拜他為師了,五年後,師傅帶了我下山,

 

叫我去找份工作,我就到了這裡了,師傅做事隱密,

 

弟子我也不敢自認很了解師傅,只有滿腔死心塌地的恭敬。

 

 

天上飄起細雨,成都城雲霧朦朧,

 

遠方的山林,包圍著西蜀,

 

酒客散去,一片杯盤狼藉。

                                   摧玄.gif  

--------------------------------------

這篇弄了好久,

感覺寫了寫,自己也從中得到不少東西,

近日檢驗自己的各種行為,

卻是直白的落入俗道,

做的一些事,應琢磨一番再做才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糖
  • 吃素還真的清靜了這麼多
  • 嗯嗯~
    不過好久不見~稀客稀客
    奉茶(哈哈

    摧玄 於 2013/10/28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