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幾千遍的小巷,格子瓷磚的刻痕,

鐵絲上的鐵鏽,泛黃黑的鐵皮屋,

一輛黑頭四門轎車,車前引擎蓋上放著一個橘色的袋子,

(那是屍體。)一個念頭從腦子裡誕生了。

 

那是半年前的新聞了,兇手將被害人的屍體切碎,

放在一個袋子裡,從南部坐火車到台北,隨身攜帶。

 

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也不禁令筆者莞爾,

離開那處小巷,下午的菜市場,沒有早上那麼熱鬧,

但也別有一番韻味,燒臘店上掛著幾塊醃製的豬肉乾,

(那是料理過後的屍體。)早已離開菜市場的我,

又浮起了另一些事。

 

金戈鐵馬摩蒼穹,雷公劍神鎮關中,

龍池百步飛霹靂,凌空步虛爭神風。

                                         -上官鼎

-------------------------------------

那首詩跟全文有什麼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摧玄 的頭像
摧玄

冥爺寺

摧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